许昌市中心医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为了救人,从非洲到中国,医生空中护送2万里|见证

时间:2016-06-04 09:06:38  来源:  作者:

 

核心提示:
6月2日晚11时,在江苏省人民医院,河南医生申博统和王希乾把守护的一位重伤员王某交给江苏省人民医院医护人员后,总算松了口气。之前的24小时里,他们高空航行9000多公里,又乘急救车疾奔300多公里,为的就是把这名重伤员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转运到中国江苏省南京市,以接受进一步紧急救治。
文‖医药卫生报记者 张晓华
申博统是许昌市中心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王希乾是河南省人民医院口腔科医生。他们都是由河南省承派的中国援埃塞俄比亚第18批医疗队队员。6月1日下午,刚从中国探亲返回埃塞俄比亚1天的他,接到一个新任务:跟队友王希乾一起,护送一位重伤员(中资企业的员工)回国接受治疗。
这时,申博统的时差还没倒过来,但事发紧急。

中国同胞异国他乡有生命危险

就在当天上午,中国援埃塞俄比亚第18批医疗队队长、河南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杨修义接到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经参处的电话,在350公里外的阿瓦萨,某中资企业一员工王某被挖掘机砸成重伤,需从埃塞首都机场转运回中国治疗,请医疗队协助。
中午1点,医疗队重症医学科专家杨修义(同时也是心内科专家)、外科迁荣军(河南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田鹏(河南省人民医院胃肠科副主任医师)以及申博统、王希乾等人,到达首都机场附近的医院。王某也从阿瓦萨被转运到那里。专家组对王某进行会诊:这是一位45岁的男性,江苏南京人,3天前在施工时,不慎被翻倒的挖掘机砸中,浑身多处粉碎性骨折,当场失血休克。当地医院为其输血1000多毫升,行左小腿截肢术、左上肢开放引流石膏固定和右拇指骨折固定术。
经评估,王某生命体征相对平稳,精神状态尚可,但仍有贫血,因条件有限无法判断是否有脏器衰竭,转运回国风险较大。伤员创伤过重,埃塞医疗条件有限,若不及时送回国内治疗,很可能出现感染、全身炎症反应等并发症,有生命危险。
两害相权取其轻,转运王某回国势在必行。由谁来护送?经专家组讨论,任务落在了申博统和王希乾身上。申博统是队里唯一的骨科医生,王某身上多处骨折,此时申博统也顾不上什么时差、不时差了;王希乾是口腔科医师,也是个身强力壮的“80后”,转运中的力气活少不了。
800-600.3eb66fd3a5c4893ed661d0b2f44d15f62aa0ec46_stxt_63_stxt1_t.65b072.jpg
 
跨国转运重伤同胞的援非医生申博统(左)、王希乾(右)

人选敲定后,离飞机起飞只剩8个小时。医疗队紧急分工,制订了转运过程中患者病情可能出现的变化及抢救预案,备足了所需药品及医疗器械,复查患者血液生化指标等。考虑到航程漫长,在出发前,他们还给王某重新清洗了伤口并换药。

2万里11小时高空转运重伤员

6月1日晚当地时间23时20分,申博统、王希乾带着全队人的嘱托,踏上了埃塞飞往上海的ET684号航班。
这时,王某被机场的升降车运送到飞机后部的专用舱门,两名医生在门内接着他,用棉垫垫着(以免搬运中触痛伤处)抬到紧挨舱门口的专用座椅上。
800-600.6d626d588b27d4527600daf974ccc0d653b3ac47_lfyc_44_lfyc4_t.d0c628.jpg
 
机场的升降车把患者运到专用舱门口
800-600.63433467e36c39f2e927ae8bc677abcd5a45286c_lfyc_44_lfyc4_t.d48b2a.jpg
 
飞机上的“专用座椅”
800-600.a906bf685ddc806388922d30403266fe884f1e28_lfyc_44_lfyc4_t.7a8869.jpg
 
飞行中密切监护病情变化
800-600.b6aa4f472c75c9633acf25f203681a6ac70c7f82_lfyc_44_lfy
 
队长杨修义远程指导

尽管申博统有着专业的搬运骨折患者技能,但伤情严重的王某,稍一搬动,就疼得表情扭曲,大汗浸透了身下的棉垫。
伤员的专用座椅是个担架床,卡在3个座位之间的卡槽上。两名医生将其用绷带固定到担架床上,挨着他坐下。
听说王某在埃塞受伤要回国接受治疗,从航空公司到乘客,都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伤员高热、大量出汗,需要频繁补充液体,且不能吃油腻东西。埃塞航空公司专门安排一名中国籍的空姐,帮助医生照顾他的饮食需要。飞机航程11小时,两名医生随身携带了尿袋等工具,以便照护他的大小便。
相较于这些,让两位医生担心的是伤情变化:飞机起飞降落时伤员血压波动过大怎么办?飞机上气压较低伤员出现缺氧怎么办?他们最担心的,伤员万一突然出现脏器衰竭怎么办?
考虑到这些,他们寸步不离地观察着王某的意识、皮肤颜色、嘴唇颜色及指端回流等,并定时监测其呼吸、心率、血压、体温,记录液体出入量,以这种全程盯守的方式,做到胸有成竹,防止病情突变。 
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两名医生紧张忙碌一整天,等待他们的还有整整11小时的航程,中间无停靠,无法获得任何外界支援,他们要凭借自己的经验和意志,确保此次转运平安顺利。
不眠不休也不是办法,两人就轮流值班看护伤员,隔俩仨小时换一次班,休息的那个能趁机打个盹儿。
说提心吊胆也好,说如履薄冰也好,11小时的高空飞行终于到了终点。在两人的密切监护下,王某除了起飞时血压短暂升高(经用药很快复原),没有出现意外状况!
北京时间15时20分,飞机准时到达上海浦东机场。在埃塞时,医疗队已经提前联系好了江苏省人民医院、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两家医院作为转送目的地。前者离王某家里近,是王某要求转往的医院;后者是怕万一病情有变化,可就近过去。
江苏省人民医院急救车直接开到了机场内,就在飞机停靠位置等候着。飞机停稳后,一分钟也没耽搁,升降车就从舱门把王某运到急救车上,直接驶出机场。两名医生则由机场转运小组陪同,走快速通道完成出境检查,前往跟急救车会合。
由于王某病情稳定,两名医生决定将其送至位于江苏省人民医院。于是,他们又马不停蹄地,乘着救护车,开始从上海奔往南京。一路上,两人目不转睛,继续严密观察着王某的病情,不敢大意。
800-600.a906bf685ddc806388922d30403266fe884f1e28_lfyc_44_lfy
 
医疗队的伙伴们都很牵挂
800-600.b9d4f369f0cd5544e5b4dfc878e752a0eed681be_lfyc_44_lfy
 
飞机上无法输液。将患者转往救护车上后,第一时间用上了液体
800-600.6d626d588b27d4527600daf974ccc0d653b3ac47_lfyc_44_lfy
 
向江苏的同行交代病情
 
又经过5个半小时的长途奔波,6月2日22时,救护车安全到达江苏省人民医院。申博统、王希乾向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接诊医生详细交接了王某情况,并在入院后与接诊医生再次给其进行伤口换药检查,直至护送入住到病房,才放心离开。
此时,已经接近次日0时。两人疲惫不堪却又满心欣慰地给非洲高原的医疗队同伴报信:不辱使命,任务完成,请放心!
 
 
记者手记:分不清日夜的战斗

粗略算来,为了这次转运,两位医生来回奔波2万多公里,航行时间超过22小时。
值得一提的是,埃塞俄比亚是高原国家,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海拔2300多米,好在海拔的由高到低的落差对患者影响不大。埃塞与中国有5小时的时差,患者一直昏昏欲睡,倒也没太受时差影响。
受时差影响较严重的是医生申博统。他上次时差还没倒过来,又来了一次5小时时差,整个人已经晕菜了,弄不清白天黑夜几点几分,什么时候该睡觉、该吃饭,只能“瞌睡了就睡,饿了就吃”。
“转运重病号是个专门的课题,需要经过严格的专业训练。我们到埃塞后,跨国转运这还是第一次,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借鉴。但大家共同努力,这次转运相当圆满。”杨修义说。
注:图片由相关当事人提供。
编辑‖胡晓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